湛琴是派出所一名年輕的女片警,26歲,未婚,身高一米六,身材健美修長,面容艷麗,是分局有名的美女。在公安院校她就是高材生,並且是校武術隊和排球隊的主力,因此參加工作以來雖然不乏追求者,卻始終對別人不加辭色,又被同事稱作「冷美人」。

早上一上班,就接到管片裡有居民舉報,說幾個十五、六歲的學生整天在地區打架鬧事,其中為首的是住在9棟A座的李強。湛琴心想:一群小孩子,訓誡一下應該能讓他們安分幾天。於是她騎上自行車就直奔自己的管片。

早晨的管片裡靜悄悄的,由於是別墅區,更加幽深。到了9棟A座,湛琴下車按了門鈴。

門鈴響了很久,防盜門才??誑普}。出來開門的是一個瘦小、戴著近視眼鏡的學生,看年紀最多也就16歲。

「你是李強?」湛琴嚴肅的問。

學生看著面前一身筆挺警服的女警,一時反應不過來,半晌才點頭。

「你家長呢?我要找他們談談。」湛琴見李強這麼木?丑A心裡有點懷疑剛才那個舉報電話的真實性,她邊問邊徑自走進去。

「我爸媽都到廣東做生意去了。」李強連忙回答,想攔住湛琴。但已經來不及。湛琴通過玄關,已來到了別墅的大客廳,眼前的情景讓她震了一下。

客廳裡一台48寸的投影電視,正在播放日本的A片,5個和李強差不多年紀的男生看得津津有味,當他們轉眼看到英姿?u爽的女警,也頓時驚呆了。

「你們在干什麼?」湛琴厲聲問,「都是哪個學校的?住什麼地方?」

李強「撲通」一聲跪在湛琴面前,「警察阿姨,你千萬不要告訴我爸媽,他們會打斷我腿的。我們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湛琴心中憤怒,「不行。把家庭住址都報出來。你們幾個都跟我回派出所去!」

李強猛的抱住湛琴的腿,「不要啊!饒了我們吧!」

湛琴感到一陣厭惡,「起來!」想用力甩開,但李強抱得非常大力,居然一下沒甩動。

「這可是你逼我們的,警察阿姨。」李強沒有松開手,卻一字一頓地說道,口氣變得異常陰冷。

湛琴心念一動,來不及反應。李強扭頭沖其他幾個呆若木雞的同伴喊:「還不動手?」

5個男生象接到了命令,各自站起身,向女警撲了過來。

這是年輕的女警沒有料到的,這些小毛孩子居然敢反抗?警校學的擒拿格鬥今天可以派上用處了,她身體才一動,卻忘了李強仍然抱著她腿。

李強突然發力,趁湛琴身體失去平衡,一下子拉倒了湛琴。這時幾個男生都撲了過來,一起按住了湛琴。

「你們想干什麼?」湛琴有些慌亂,這畢竟是生平第一次遇到類似的情形。

「不要理她!把她綁起來!」李強冷靜的吩咐同伴。

很快,同伴從雜物間取來細麻繩,將女警雙手反綁在背後,連雙腿也綁了起來。李強脫下自己腳上的襪子,塞進了女警的嘴裡。

再怎麼掙扎都無濟於事,身體被牢牢地捆綁,嘴裡含著臭烘烘的襪子,警帽在搏鬥中早已落在了地上,女警的心沉了下去。剛才的一時大意,導致了目前的結果。

六個男生驚魂未定,氣喘吁吁的站著,面面相?A投影電視裡A片正播到高潮處。

李強說:「現在我們已經沒有退路。只能一條路走到底了。」

一個男生問:「我們這樣會被判刑的。」

李強瞪了他一眼,「我們有得選嗎?」

「那我們怎麼辦?」另一個問。

李強沒有作聲,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電視機屏幕。

很快,女警被六個男生抬到了客廳的大茶幾上,然後有人解開了綁住她腿的繩子,沒等她反抗,就被分開大腿,用繩子將兩個腳髁分別綁在茶幾腿上。

湛琴似乎意識到馬上會發生什麼,拚命掙扎,臉上是極度憤怒的神色。

李強的手搭到了女警的胸前,「對不起,漂亮的女警官。這可是你逼我們這麼乾的。」

警服的鈕扣被一粒粒的解開,湛琴絲毫不能反抗,連呼救都做不到,只能聽任一個學生輕易地將她身上地警服拉開,然後是襯衫,然後是文胸,健美而挺拔的乳房頓時躍然而出。

湛琴羞愧欲死,她聽到了學生的驚呼,處女的胸部就這樣裸露在空氣中,裸露在一群小色狼的目光下。

「還等什麼?」李強第一個撲了上來,一雙小手在湛琴的乳房上亂摸。

由於被襪子堵上了嘴,只有發出「嗚嗚」的聲音,但不管她怎樣用力,都無法使自己的身體挪開,她感覺有好幾只手伸進了她的警服裡,有的在她光滑的肌膚上來回遊走,有的用力的捏她含苞待放的乳蒂。為了方便,這些學生居然把她的警服連同內衣都脫到了肩膀處,使她上身完全赤裸。

湛琴忽然感覺有一隻手伸入了她的警裙,然後慢慢向大腿根部移動......天啊!早知道這樣今天不該穿警裙的,應該穿上警褲,束上寬大的警用皮帶!

但這只不過是女警的一廂情願,她其實心裡明白,就算她穿的是束皮帶的警褲,最終也會被這批小色狼輕易地脫去。

一個艷麗而威嚴的女警,被六個學生牢牢地綁在了茶幾上,修長的大腿被分開捆綁,嘴裡塞著一隻臭襪子,上身的警服被脫到背後,乳房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侵犯。這樣的場面本就刺激異常。

李強忽然停止了對女警乳房的侵犯,拍了拍手,其他男生頓時都住了手。湛琴喘著氣,憑直覺她知道顯然李強是這些男生中的領袖。看不出瘦瘦小小的居然對周圍的人具有震懾力。

「你去門外把警察阿姨的自行車推進來,別讓人看到。」李強不慌不忙地吩咐,「你馬上回家把你的數碼攝像機拿過來。我家的被爸媽帶走了。」

兩個男生依令而去。

李強又吩咐搜女警的衣袋,將警官證、錢包都扔在一邊,關閉了湛琴手機的電源,對著被綁在茶幾上的女警微笑道:「嘿嘿。萬一有人找你,打你手機一直沒人接是會引起懷疑的。」

兩個出去的男生很快回來了,湛琴聽到了鋼質防盜門重重關上的聲音,心裡充滿了絕望。

從警以來雖然不過短短四年,參與過不下20次的專項斗爭,在與盜竊、販毒、賭博、嫖娼等違法犯罪人員的交鋒中每次她都是以勝利告終。夏季,在市郊一次緝毒行動中,她曾經單槍匹馬擒下新疆販毒頭目。當時,市局領導稱贊她是刑偵的料,指示政治部人事處在她基層工作滿三年後立刻調入刑偵總隊......

可是,身手矯健的女警今天居然陰溝翻船,落到了被六個十幾歲男生剝去警服反綁在桌子上的境地。

「湛--琴--」李強撿起女警的警官證,念著女警的名字,「真是個讓人肅然起敬的名字。」他俯下身,湊近女警,「這名字很配你身上這筆挺的警服的。」


湛琴從李強的鏡片裡看到了自己警服被脫到肩膀處,文胸被扯掉,露出雪白乳房的樣子,羞愧難當。

李強用警官證的邊緣輕輕刮著湛琴挺立的乳蒂,柔聲說:「其實我最愛看王晶的《制服誘惑》了,可惜這胖子嘩眾取寵,看到結尾都沒有朱茵穿著警服被非禮的鏡頭。真是不爽。」

湛琴腦海裡湧出「變態」兩個字來,但嘴裡被堵的襪子使她說不出話---真是奇臭無比,讓人要嘔吐,這變態平時穿什麼鞋子?難道從來不洗腳洗襪子?

「你看看現在電視機裡播的,我們想效仿一下你不會有什麼意見吧?」李強冷冷地問。

頭頸還能轉動,女警下意識地看了看電視屏幕。天~那是一部SM的日本片,女優渾身被繩索纏繞,被幾個男人在輪奸。

「唉~可惜。我找到現在,都買不到女警被非禮的碟片。所以只好請人拍了。難得您親自送貨上門,我們就不客氣了。」

湛琴聽到了攝像機啟動的聲音,知道自己已經陷入了萬劫不復的局面了。

「不如我們做個游戲?或者說打個賭?等等我會蒙上你的眼睛,然後我們幾個輪流上你,你能猜出除了我之外其餘五人上你的順序,我們就放你走。至於我嘛,不用費神了自然是第一個了。哈哈。」

李強說完,在女警的乳房上重重地親了一口,然後轉身,「同志們。不準再打飛機了。聽我口令,一二三---脫!」

在剛才李強調侃女警的時候,看著美麗女警上身赤裸被捆綁的場面,有兩個男生已經按耐不住在自己手淫了,此時聞得號令,幾個人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的上衣、牛仔褲包括襪子鞋子都脫得乾乾淨淨。

李強說:「湛警官,請好好看看我們的尺寸,結束後要請你猜的。」

掀開女警的警裙,李強說:「現在,我要蒙住你眼睛了。」

湛琴感覺下體一涼,內褲已經被李強用力撕開,離開大腿而去。

「嗚......」女警喊不出聲音,拚命掙扎,想並攏大腿,但她的努力被分開捆綁的繩子打敗了。

李強將白色的內褲拿在手裡,湊到鼻子前聞了聞,「很乾燥,也很香。」然後套在了女警頭上,在腦後將撕開的地方打了個結,這樣嚴嚴實實地蒙住了女警的眼睛。

警裙被翻了起來,陰部已經完全暴露。女警完全看不到周圍的情況,只感覺有一隻手在她茂密的森林間遊走,慢慢的滑向了小穴。

不知從哪裡來的力氣,湛琴作勢要從狹窄的茶幾上坐起身,但立刻有幾雙手按住了她,並把她重新按倒在茶幾上,很快,她的上身又被加上了兩根麻繩,一根從她腹部穿過,一根則特意穿過她乳房根,繩子在茶幾底下打結,現在就算女警平時因鍛煉有再好的腰腹力量也無濟於事了。

女警掙扎的後果是,在她因被繩子從下面穿過而顯得更加挺拔的乳房上如今多了幾只拚命捏弄的手。

美麗的女警,雙手被牢牢地捆綁在背後,兩根繩子將她身體仰面固定在茶幾上,另兩根繩子則將女警修長雪白的雙腿分開固定在茶幾腳上。警服被解開,乳房被捏,警裙被翻起,頭上蒙著自己的內褲,嘴裡堵著學生的臭襪子,腳上警用制式皮鞋和襪子倒是完好,但陰部赤裸著。

李強並不急於非禮,他只是把手指插進了女警的陰部。

李強的手指很細,一如他瘦小的身材。但他看似漫不經心地將手指插進女警的陰部,卻隨著電視機裡的伴奏音樂有節奏的攪動。

湛琴感到了來自大腿根部的震顫,在警界號稱「冷美人」的她一直忘情於工作,對來自異性的信號從來都是拒人於千裡之外,因此至今仍保持著冰清玉潔的處子之身。26歲的人生經歷中何曾遭遇過眼下的局面?

從查案到被綁住手腳再到被強行脫去警服,女警的思維裡只有一種受屈辱的羞愧。然而此時此刻,自己絲毫動彈不得,耳邊是男生們的喘息聲,身上被幾雙手摸遍,尤其在女人最隱秘的部位被一個不良少年用手指亂捅,悲憤之餘,竟漸漸有一種受虐的快感湧上了心頭。

李強只有16歲嗎?他怎麼可能懂得用這種強烈挑逗的手法?湛琴問自己,她突然警醒,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在這種狀況下產生性慾!

因為身上還穿著警服,代表自己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執法人員,怎麼允許在違法者面前崩潰?

李強的手指停住了,「湛警官果然意志堅定,到現在居然陰部一點都不潮濕。」

女警感覺李強的手指離開了自己身體,剛剛舒了一口氣,又發覺有人將自己的鞋襪都除去了,正不知怎麼回事情,胸尖、腋下、陰部和腳心同時奇癢。

若不是被襪子堵住了嘴,女警肯定會大叫起來,顯然這些男生用類似羽毛的物品在分別騷擾她身上這些最敏感的部位。

女警的雙手被綁在背後,根本無法抵抗這種騷擾,而大腿的分開程度恰似在迎合羽毛的摩擦。

「我們是誰?在學校門門功課紅燈,到了社會上遭人白眼。我們是六個游手好閒、只會打架和看黃色碟片的小混混。而您呢?您是隨時可以關押我們的警察。我的湛警官,你的權力呢?你的威嚴呢?一身警服的你怎麼居然被綁在這裡?怎麼居然被扒了衣服等待下身潮濕好讓我們這些小混混操?」李強一字一頓的發問。

「一槓兩星?你一定抓過不少罪犯吧?有沒有想過有一天會被你親手抓的罪犯非禮呢?這一課今天我們來幫你上。」

女警的臉漲得通紅,本來敏感區域的搔癢已經忍受不住,再加上李強畫外音般的旁白,她再也控制不了自己,陰部開始逐漸濕潤。

「好!湛警官,我要非禮你了。」李強放下了羽毛。

殺了我吧!女警在心裡狂喊,但此刻的她連自殺的自由也欠奉。一根肉棒不由分說的插進了湛琴的陰部,非禮穿著制服的女警帶來的刺激使16歲男生充滿了銳利。

「不!」女警無聲的悲呼,來自於身體深處的刺痛告訴她,她被奪走了貞操。

也許是太刺激了,李強僅僅在湛琴體內抽動了兩下就射了。射精的過程卻很長。

「靠!」李強罵了一聲,不知是責罵自己太沒用還是詛咒湛琴現在的樣子太性感。

「把攝像機給我。到你們了。」李強沒好氣地說,拔出了生殖器。

當第二個男生插入的時候,湛琴終於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