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你並不知道,這一決定意味着:

 

全世界最成功的品牌,連本帶利放棄數十個爆款,幾十億人民幣。

 

其中包括這兩年的爆款,帶毛樂福鞋(一雙就是後廠村程序員一個月工資...)。

 

 

 

對一個品牌價值高達881.4億(相當於朝陽區10000套房),以奢侈為賣點的大牌,此舉無益於自斷一臂。

 

一時間,輿論四起。

 

很多人認為這將帶動世界各大品牌拒絕動物毛皮製品。

 

商務顧問公司「The  Cambridge Group - 劍橋集團」認為:這一決定能讓Gucci更受年輕人歡迎,換句話說,這是一場成功營銷。

 

 

 

有人評價,銷毀就行,還拍賣?資本的嗜血性可見一斑。

 

還有人說,一邊大口吃着肉,一邊談保護動物,這個是譁眾取寵。

 

 

 

我覺得,這是一個偉大的決定。

 

看似遠在天邊的毛皮行業,其實離你我並不遙遠,日常我們眼前的毛皮服飾、箱包,無不沾染着淋淋鮮血與慘痛哀嚎。

 

 

 

要知道,就在此刻,超過1億隻動物被關在世界各地籠中,隨時面臨各種方式的虐殺。

 

以占據行業大半產量,貂皮為例,每年超過3500萬隻水貂被生生剝皮,它們的一生註定充滿血腥痛苦與掙扎。

 

 

 

去年12月,一名英國導演在波蘭馬桑諾夫州的水貂農場卧底2個月,爆出貂皮生產的驚天內幕,震驚世界。

 

就算穿貂皮的人也未必了解,貂是一種鼬類,夜間動物,喜歡獨居。毛皮保暖性極強,還帶着特有的閃閃光澤被稱為裘中之王,全世界無人不愛。

 

 

 

在養殖場中,每隻水貂從小就被關在狹小的籠子中上躥下跳。

 

這相當於將一個人關在不到半平米的房間,轉個身都很難,直到死亡。

 

 

 

它們通常不會活過一年,用於繁殖的水貂將被飼養4年,相比同類,它們活得更久,經歷的疾病、虐待、恐懼乃至精神折磨更為綿長。

 

長期折磨下,心理疾病蔓延。 多數水貂時刻啃咬鐵籠,試圖逃出,自殘、啃食同類事件每天都在籠中發生:

 

 

 

任何逃跑的水貂都會被踩在地上以示懲罰,再被扔回籠子中,受傷的水貂不會被醫治。

 

人們任由蛆蟲爬滿水貂傷口,撕扯腐肉,剩下骨頭裸露在毛皮之外。

 

 

 

病入膏肓的水貂將被直接拋棄,任其自生自滅。暗訪中,農場工人甚至毫無顧忌地說:

 

「它們只是毛皮,不是動物」。

 

對這家波蘭農場來說,這是一種節約成本的高效做法,用觸目驚心形容一點不為過。

 

 

 

撥皮時,為了得到完整貂皮,人們會用鐵棍猛敲頭部,更粗野的還有抓起尾巴直接重摔。

 

還有亞洲農場會採用電擊,將電極固定頭部與肛門,一接通電,再不聽話的水貂撲騰兩下就不動了:

 

 

 

或直接死亡,更多地還奄奄一息,一旦水貂毫無招架之力,工人就上前,剁掉四隻腿,從尾部切開口——

 

一把扒下整塊貂皮。

 

 

 

被剝皮者撕得皮開肉綻的水貂被扔在一旁,眼睛眨巴望着另一半自己,呼吸,呼吸。

 

 

 

不出3個月,它們的毛皮將被加工製作成大衣、裙子、拖鞋,擺在商場櫃檯正中心,引得無數欣羨的目光,而一件頂級貂皮大衣往往對應70隻水貂的生命,10萬人民幣:

 

 

 

每年,370萬歐元貂皮從波蘭出口,整個行業中,貂皮農場覆蓋歐洲、亞洲乃至北美。

 

與虐殺同時發生的是,全球對貂皮乃至毛皮需求日漸增高。

 

在迪拜,就算夏季最高溫度41℃,也攔不住皮草店高達400家。不少東北大哥都知道,給老妹買貂是傳統,不買別想結婚。就算沒錢買,婚後一旦有錢也必須補上。

 

世界網紅「Kim Kardashian -  金・卡戴珊」最愛穿着貂四處遊走,渾身貴氣:

 

 

 

她的知心愛人Kenye West同樣是擁躉,貂皮大衣穿在身上,引得不少年輕人追隨:

 

 

 

而不少小潮人的偶像,Gigi Hadid也經常穿着貂皮走進大眾視野:

 

 

 

強烈需求催促着貂皮乃至整個皮草市場不斷膨脹。

 

僅2011到2013年,全球皮草市場價值短短2年就翻了一倍,高達300億:

 

 

 

與我們想象中不同,全球絕大多數毛皮原料來自歐洲,而不是第三世界, 全球63%貂皮來自歐盟,波蘭、俄羅斯、丹麥等東部國家是產能主力。

 

各地由於政策不一,沒有統一保護動物規定,監管鬆散地區往往成為動物毛皮農場聚集處。為了降低成本,活剝、虐殺隨時可能上演,受害者包括水貂、狐狸、土狼、浣熊、安哥拉兔各種動物。

 

 

 

今年8月,英國閱讀量最大的小報,「Daily Mail - 每日郵報」報道了東歐狐狸毛皮農場的現狀,其殘忍程度同水貂農場有過之無不及。

 

每年超過10萬隻狐狸被屠宰剝皮,它們長期蜷縮在不見陽光的籠中,不少狐狸失去眼球,下巴腐爛,每天忍受虐待,被飼料越催越肥胖——

 

淪為被人類扭曲的怪物:

 

 

 

一旦被剝皮,它們的軀體將被遺棄,而另一半將被人類穿在身上,在文明世界中穿梭,這些買家往往來自丹麥和中國:

 

 

 

毛皮生意充滿血腥、殘忍和不人道,令人欣喜的是,總有人在尋求改變。

 

2011年12月4日,上百名動物保護者一絲不掛躺在馬德里街頭,周圍擺滿各類毛皮,抗議毛皮工業,一名姑娘坐在人群前,手持文字標語: 一件衣服要殺掉多少生命?

 

引起全球關注。

 

 

 

眾所周知,毛絨絨厚實的毛皮是財富、地位與魅力的象徵。

 

某種意義上,毛皮這種硬通貨誕生比黃金還早,傳承至今,千百年來幾乎不曾貶值,生命力之旺盛算得上一種奇蹟。

 

人類對毛皮的崇拜根植在基因中,自狩獵時代就從未中斷,創造了如今400億人民幣,百萬人參與的毛皮產業。

 

 

 

記得前幾天,高曉松在節目中說,人類是世界上最特殊的物種。

 

在這個星球上的70億人加起來重3億噸,為了吃而養活7億噸家禽家畜,但整個地球剩下的生物,包括大象、藍鯨、獅虎全部加在一起,只有1億噸。

 

當生存唾手可得,我們便忘記了自己也是萬千物種中的一員,與被剝皮的水貂、狐狸、兔子並無區別。

 

人的本性就是善於遺忘,千萬年來從沒變過。

 

現在Gucci站出來,作為一個公司以犧牲利益的方式,喚醒大眾關注。無論少數人如何惡意揣測,對這個世界來說,終究是件好事。

 

 本文已獲 杜紹斐 授權 微信號:shaofeidu

原文標題:人性之殤:你眼前的每件貂皮大衣,都沾滿億萬生命的血與淚

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