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故事,和下面這位中年大叔有關。

他叫Andrew Lovell,今年52歲的他,大半輩子都過得非常糾結。

生命中的前三十年,他一直想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

生命中的後二十年,他終於解開身世之謎,卻為此深陷痛苦和沮喪當中……

 

故事,還要從Andrew很小的時候說起。

Andrew的爸爸Arthur和媽媽Joyce都是白人,兩人的大兒子,也就是Andrew的哥哥,也是白面板。

唯獨Andrew,面板黝黑,還一頭漂亮的黑色小卷卷,一看,就是一個黑人孩子,跟這個白人家庭格格不入。

走在外面,路人會對他們一家投來疑惑的目光,隨後又是恍然大悟的神情。

“可能……這對好心的白人夫妻收養了一個黑人小孩吧……”

(養父Arthur和Andrew)

雖然父母從未跟他談起這事兒,但從小到大,Andrew還是多次從鄰居和親戚口中聽到“收養”這個字眼。

他知道,自己不是爸爸媽媽親生的孩子,但他們對自己的疼愛,跟親生的沒兩樣。

“小時候,學校舉辦運動會,不論我參加什麼專案,爸爸和媽媽都會穿得漂漂亮亮的,來學校給我助威加油。”

“當時,我們一家四口住的房間很沒有廁所,條件艱苦,但家裡隨時都充滿了歡聲笑語。”

 

Andrew很愛自己的養父母,但,人總會好奇自己從哪兒來。

自己的親生父母究竟是誰?他們為什麼要拋棄自己?是有什麼迫不得已的苦衷嗎?

那時,小小的Andrew很想弄明白這一切。

但他知道,自己這些問題很可能會打破家裡的平靜。

他深愛著這個家,深愛著養父養母和沒有血緣關係的哥哥,因此,他欲言又止,把這一切都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15歲那年,因為調皮搗蛋劣跡斑斑,他被學校開除了。

周圍人都搖著頭,說他是個無藥可救的壞孩子,養父養母卻依然沒有放棄他。

在他們的鼓勵和支援下,Andrew迷上了音樂,並在這條艱難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最後,甚至成為著名樂隊M People的樂手。

本以為生活會一直如此幸福平靜,

“我的父母是誰”這個問題,一直盤桓在Andrew心底。

潛意識當中,他一直覺得,自己是個被親生父母拋棄的小孩,這也不自覺地影響了他的人生軌跡。

童年的噩夢和陰鬱,少年時的放縱墮落,乃至被學校開除……一切,都和被親生父母拋棄的夢魘有關。

 

1988年,Andrew 30歲。

而立之年的他想到,自己以後有了孩子時,該怎麼跟他們解釋爸爸究竟來自哪裡呢?

想到這兒,他鼓足勇氣找到養父母,問出了那個困擾他一生的問題:

“我的親生父母究竟是誰?爸爸媽媽,你們是從哪兒收養的我?”

 

房間裡安靜得連一根針掉地的聲音都能聽見,Andrew的養父養母愣住了。

過了很久,養父終於回過神來。

 

“我們本來想把這個祕密帶進墳墓裡……但既然你問了,那就告訴你吧。

你的親生母親…她就在這裡,她就是你的養母,Joyce. ”

 

說完這句話,Arthur閉上眼,臉上浮現出痛苦的神情。

Andrew猶如被雷劈了一般。

 

尋覓了半輩子的親生母親…居然一直在自己身邊,居然就是自己的養母……

那……為什麼自己的膚色會跟家人不一樣呢?為什麼她要“收養”自己呢?

看著養父Arthur臉上痛苦的神情和母親Joyce不敢直視的眼神,Andrew猛地明白了。

 

自己…原來是母親出軌,跟別人生下的…私生子。

從那以後,Andrew一蹶不振。

他患上了“創傷後應激障礙”,雖然養父Arthur一直陪在他身邊鼓勵他,告訴他,血緣並不影響他對他無條件的愛,

但Andrew內心的巨大傷口,依舊無法癒合。

前一秒,他還在舞臺上,跟著節奏瘋狂擊鼓;下一面就跪在沒人看見的地方,滿臉是淚。

 

這樣渾渾噩噩過了幾年,有一天,

他正在錄音棚裡工作,不知哪個音符突然擊中了內心,

Andrew當著許多人的面哭得不能自已,最後癱倒在地上。

痛哭一場後,他決定,跟父母坦誠地交談一下自己的身世問題。

 

原來,他的母親Joyce年輕時,曾經在一家餅乾廠工作。

廠裡有一個來自牙買加的黑人小夥子,跟Joyce年歲相當,兩人十分投緣。

雖然Joyce已經結婚,還有一個孩子,但朝夕相處的兩人還是按捺不住,揹著丈夫Arthur走到了一起……

最後,Joyce懷孕了。

 

肚子裡的孩子是丈夫的?還是情夫的?

Joyce不知道,只能生下來賭一把。

而Arthur一直沉浸在當爸爸的喜悅當中,無比期盼這個孩子的到來。

孩子出生後,Joyce看著懷裡面板黝黑的嬰兒,沉默不語。

面對興奮地推門進來的Arthur,Joyce終於開口了,

“親愛的,對不起……”

(Andrew和父親母親)

她向Arthur坦誠了自己出軌的事情,本以為丈夫會雷霆大發,給自己兩耳光,但Arthur卻一聲不吭地推門離開。

不知過了多久,這個善良的男人還是放不下妻兒,又回來了。

當時的社會風氣非常保守,如果Joyce出軌還生下“野種”的訊息傳了出去,她一輩子都擺脫不了“蕩婦”的標籤,永遠都活在別人的指點和口水當中。

為了保護Joyce,保護好剛出生的Andrew,夫妻倆聯合起來,撒了一個大謊。

 

他們對所有的親戚朋友公佈,Joyce肚子裡的孩子剛剛出生就死了。

但這個孩子被他們偷偷藏了起來,Joyce每天都給他哺乳。

十天之後,她戀戀不捨地把孩子交給福利機構的工作人員。

又過了一段時間,丈夫Arthur聯絡福利機構,表示為了紀念剛出生即去世的兒子,他和妻子想收養一個小男孩。

後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這個小男孩就是Andrew,他其實是母親Joyce的私生子。

 

Joyce和Arthur一直對這件事諱莫如深,就連雙方的父母和他們的大兒子,都真的以為Andrew是收養的孩子。

回想起這些年相親相愛的家庭生活,Andrew感動得無以復加。

“跟我沒有一絲血緣關係的父親在法庭上,發誓會好好對我。

我哥哥那時剛7歲,為了收養我,他也在法庭上表示,一定會好好照顧我。

我知道,他們很愛很愛我。

而母親……我也原諒了她,我…愛她。”

2014年,Andrew的養父Arthur溘然長逝。

他的母親Joyce因為老年痴呆症,住進了療養院。

 

如今,Andrew通過DNA,找到了一個疑似自己堂姐妹的人。

這個前半輩子一直在尋找母親的男人希望,最終能知道自己的親生父親是誰,自己究竟來自哪裡……

 

Ref:

http://www.mirror.co.uk/news/uk-news/m-people-drummer-discovers-adoptive-11473412

Reference:Man's 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