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遠都不會知道,在下一個拐角,會發生什麼事…’

‘你不會知道,生活對你有著怎樣的安排…’

說這話的時候,Kitty Lunn已經67歲了,她回憶到30年前的一天早上….

 

那是1987年,

Kitty是美國芭蕾舞界的一顆新星。

Kitty來自新奧爾良,在8歲的時候,因為外婆給自己放了一部英國老片,《紅舞鞋》,一瞬間就熱愛上了舞蹈。

小時候,Kitty的家庭支離破碎,練習舞蹈是唯一一個可以放鬆、解脫的方式。

‘只有在跳舞的時候,我感覺自己才是自由的。我可以想象自己是公主,是睡美人,是真正的我…’她回憶時說。

15歲時,Kitty進入新奧爾良國家舞團跳主舞。

因為優秀的表演,華盛頓舞團給她丟擲橄欖枝,支付獎學金請她過去學習。

在首都,她遇到了形形色色的芭蕾舞舞蹈大師,比如Edward Caton、Martha Graham, Agnes de Mille, Jose Limon、Erik Bruhn,….

大量的知識和藝術讓她感到興奮,就像沙漠中飢渴的旅人找到綠洲。

 

Kitty成年後在舞臺上跳過多出成功的舞劇,《胡桃夾子》、《天鵝湖》、《吉賽爾》、《仙女》…純熟又富有感情的表演,讓Kitty在1987年,終於得到了一個舞蹈演員最夢想的榮耀:

去百老匯演出!

這是她的第一次百老匯演出,Kitty做出了很多努力,

每天都在舞蹈房早出晚歸地練習。

夢想很近了,要加油….她心想。

 

在一天清晨,Kitty和往常一樣,離開公寓,往舞蹈房走。

那是冬天,地面上,樹上,到處都是冰和雪花。

她踩在一塊冰上,突然,身體沒有平衡好——

‘砰!’

她摔倒到臺階上。

 

Kitty的脊椎被破碎的椎骨碎片刺穿。

她癱瘓了。

‘那就是非常普通的一天,就像之前無數天一樣。’

‘一直是那麼普普通通,直到事故發生。2秒之後,我的生活全變了。’

 

Kitty躺在醫院裡躺了三年,做了5次大型脊椎手術。醫生明確地告訴她,這輩子都不能再走路。

不能走路的自己,還算什麼舞蹈演員,她很痛苦,但不得不斷了這個念想。

為了不讓自己沉浸在悲傷裡,她故意遠離和舞蹈、芭蕾有關的一切東西。

也許該讓舞蹈在自己的生命中翻篇了…

 

Kitty在醫院待了3年後,感到難以忍受,必須要回家。

醫院覺得她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於是請了一個理療師到她家中定期治療。

命運就是那麼有趣,

到Kitty家中的理療師,剛好也是一個舞者,名叫Shaw Bronner。

 

Shaw Bronner每週去Kitty家5天,每天5小時的治療,維持了5年。

5年來,她經常無意中會告訴Kitty一些舞蹈界的資訊,還有自己最近學的舞蹈課。

某天,Shaw告訴Kitty,自己正在跟著一位芭蕾舞大師學習,Kitty終於忍不住了….她請理療師帶著自己去看一堂課,之後,在用給理療師慶祝生日的由頭,兩人在美國芭蕾舞劇院看了一場《睡美人》。

 

這是多年來,第一次,Kitty看芭蕾舞。

她沒想到自己還是那麼激動。

當劇院幽暗的燈光,照射著臺上飛梭穿行的舞者,

臺下的自己,突然回想起16歲時遇到的一個煩惱:

那時的Kitty身高162.5釐米,她覺得自己很矮,難以成為一個優秀的芭蕾舞演員。

為身高的事,她苦惱了很久,最後開始認真地考慮做斷骨增高手術。

剛好,傳奇舞者Agnes de Mille正好在華盛頓舞團當客座教練,Kitty一直很崇拜她,於是問她這個主意可不可行…

‘小Kitty,’她捧著自己的臉蛋說,‘你得學著用自己的身體去舞蹈。’

 

用自己的身體去舞蹈。

少女時的她對這句話沒有很深的理解,

但現在癱瘓後,她有了。

 

Kitty決定當一個輪椅上的舞者。

即使癱瘓了,也要跳舞。

 

在丈夫和理療師的鼓勵下,她開始拾起舞蹈知識。

丈夫按照舞蹈需求,將輪椅變成了特製的:非常輕,而且可以90度前後轉動。

 

 

那會兒還沒有專門教殘疾人的芭蕾舞課,

很多次Kitty報名去上普通舞蹈課,都被老師們拒絕了,因為覺得她肯定辦不到。

雖然美國1990年的殘疾人法案禁止這種歧視,但Kitty20多年來受到的歧視還是數不勝數。

‘我覺得最糟糕的歧視型別,是認為對方根本沒有學習能力。’她說。

最後,沒辦法,

Kitty只好自己摸索,自己教自己…

 

她將舞蹈經過自己的改編,

普通舞者需要動腿的地方,她改成手臂,

她的肩膀是腰部,手肘是膝蓋,手腕是腳踝…

她用自己能動的地方,創造出和普通舞者腿部產生的相同型別的線條。

加上特質輪椅,另有一番美….

Kitty設計的舞蹈大部分是殘疾者和普通人共同完成,

因為高度不一樣,

殘疾舞者需要挺起胸,頸部和頭部,將眼睛聚焦在略高的位置,身體的擺動和對方協調一致…

 

在1995年,Kitty創立了自己的殘疾人舞蹈劇院,Infinity Dance Theater…

這個劇院歡迎所有的腿部不能行走者、盲人、肌肉畏縮者,和普通舞者….

Kitty可以說,是開創了一個先河,

無數有舞蹈夢的殘障人們都能來這裡學習….

‘你的身體就是一個樂器。’她在教學時說,‘如果你對你的樂器不滿,你演奏出來的音樂也不會好聽。跳舞,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對自己身體的平靜。’

 

對Kitty而言,

殘疾後,她的舞蹈在本質上並沒有改變,

仍然包含著情感,和愛….

 

22年的教學,Kitty培養出了很多殘疾舞蹈天才,

最讓她驕傲的,是英國舞者Alice Sheppard。

Alice上的第一堂輪椅舞蹈課就是Kitty教的,

她是她的啟蒙老師。

Alice是舞蹈界的一代新秀,收穫過很多榮譽,

她的舞風狂野、熱情、奔放….

幾乎不像一個殘疾人…

和老師Kitty和有很多共舞…

(她倆的身體因為練習和康復,跳舞時可以暫時離開輪椅,但不能維持多久)

現在的Kitty,就是一個驕傲的老師,

希望把自己摸索出來的輪椅舞蹈方法全部傳授給學生們,畢竟,現在世界上很多舞蹈課都不對殘疾人開放…

她希望自己能當黑暗中,那盞啟明的燈….

 

‘有的人說,我的一生中最悲傷的事,就是那次事故。’

‘其實不是的。我覺得我最大的悲傷,是要很多年後,當我死了,一個年輕的學生孤零零地坐在臺階上。’

‘她想學跳舞,但沒有人教她,沒人帶她。’

‘這才是我最悲傷的事。’

 

將一生的熱愛都獻給舞蹈和學生的老奶奶,

感覺很溫暖啊….

 

 

 

ref:

http://video.nationalgeographic.com/video/short-film-showcase/a-tragic-accident-left-her-paralyzed-now-she-dances-on-wheels

http://brooklynrail.org/2009/06/dance/dance-in-the-body-you-have-an-interview-with-kitty-lunn

http://www.infinitydance.com/

https://www.arts.gov/NEARTS/2014v3-healing-properties-art-health/dancing-disabilit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lice_Sheppard

Reference:Man's 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