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失蹤了,你會不會李米一樣找我”很多感性的情侶在觀賞完這部《李米的猜想》後都樂於這樣互問,也許倒不是大家想通過這樣的方式來驗證互相之間的愛情,更多的,可能是緣於電影中李米和男朋友之間那種你為我我為你的愛情而感動,這放在當前,是非常難得一見的。

周迅,很適合演愛情片,尤其是愛的勇敢執著的固執女人角色,她是有本事詮釋到位的~大概有她自己的本色所在吧,執著的,不顧後果的,不計代價的。起初的鏡頭,李米絮絮叨叨的講著一串數字,一串旁人聽不懂的話,憔悴的面容,黑眼圈,雀斑,一個普通的女計程車司機。最愛她說的:你知道我最想幹什麼嗎?最想幹的,你他媽怎麼不去死啊~我必須罵出來。一瞬間愛上了這個抽著煙,帶狠勁的小女人~儘管她不算小女人,獨立,幹練,自己換車胎,自己承擔乏味平淡的生活,然後,一心找著消失了四年的男友。

方文給李米留在保險櫃的有一張錄影帶,男人在鏡頭面前說不太著邊的情話,有句說的好:其實也沒有什麼後悔不後悔的,總要付出代價的。和裘水天的故事一樣,愛情遭遇家庭反對,男人要有所得有所證明,才能得到成全,所以裘水天講小香時,李米的表情瞬間是凝固了的。 我們總要對方給自己的愛情證明一些什麼,從前,父親母親在干涉,現在我們常自我干涉,證明是需要代價的,證明著證明著,有一些就不見了。方文在錄影帶裡說,要是以後想我了,就看看我給你寫的信。聽這句話的時候,在上一次的誤會裡,周迅已經燒了全部的信箋。

同樣是愛情高於一切,同樣是周迅,看《戀愛中的寶貝》是一件浪漫的事情,對於愛情的想象和渴望同樣也可以像那輪明月,光潔晶瑩;也可以類似那一堆漫天紛飛下來的一冊冊書,為愛情的想象插上天馬行空的翅膀。而《李米的猜想》給人更多的是對愛情的某一種考驗。我們可以看出方文所有的一切舉動都源自世俗的不理解以及對將來和李米的生活希望。可是曹寶平卻給這段愛情設定了一個時空的阻隔,來考驗這對年輕人對於愛情的堅定,影片的結尾已經告訴了我們答案。方文似乎對於愛情是盲目的,但又是堅定並且是一種隱忍;李米對於愛情是執著的,又是具有希望的,那四十五封信和那輛桑塔納計程車是所有找回曾經愛情的道具和精神寄託。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