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的時候,我們班有一個女生,長相還可以,就是是從山區來的,給人土土的感覺,但是面貌很清秀。而就是這個存在感極弱的女生,在大三的時候,成為了我們全系討論的焦點。

她先是搬出了學生宿舍,在市中心附近租了一套公寓,據說,一個月的房租都要1萬塊錢,對於沒有收入的學生黨來說,簡直就是天方夜譚。我們都以為她找了一個土豪男朋友,感情很好,其實並不是這樣。好像是援助交際,我們都不懂,感覺很高階。

有一次,碰巧我們看見一輛豪車,就想多看幾眼,而那輛車上面放著兩罐紅牛,我們都不懂那是什麼意思,就很好奇,慢慢靠近的時候,正好碰見我們班那個女生,她徑直的走向豪車,抓起飲料就跳進了車裡。我們都在猜測這個車應該是她男朋友來接她的,我們就走了。

後來,又有幾次,我們又看到她進了好幾輛不同的豪車,開車的男子也完全不一樣,這時候,我們才發現原來他並沒有土豪男友,而是在從事一些交易而已。為了商場裡的名牌包包,為了最新版的蘋果手機,為了幾千塊錢一件的真皮大衣,為了光鮮亮麗的都市生活,她好像迷失了自己。我想這一定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好像被物質迷住了雙眼。

後來,一次不經意的機會,我們有近距離的接觸,她把一個人在外地的孤獨講給我聽,我們的感情也滿滿變得熟悉和信任。

她告訴我,車上放飲料的意思就是,如果有女孩拿走飲料,那麼就意味著:想喝(和)你水(睡)。

其實,我很想拉她一把,我想讓她看清社會並不是需要物質,而是需要愛和感情才能活的開心。

她說:“我的命苦呀,生來就在偏遠的山區,我受夠了貧窮,我發誓這輩子一定要有錢。錢是我這輩子最需要也最能依賴的東西。”

她還說:“找個男朋友,陪他睡覺,沒準2年就分手了,我什麼也得不到。現在,我只不過是陪不同的男子,我也是有選擇的,太油膩的或者太粗糙的我也不會去招惹。我只和我看得上的交際。我就當談戀愛了,何況還有錢賺。反正都是睡覺,都一樣。”

她自己的行為是由她童年的生活情感經歷造就的,我的幾句話並不能敲醒她,我只是在她被欺負難過時,開導她的情感一下。別的我也無能為力。

對我來說:實事求是,積極生活,靠著略有富餘的米飯錢吃飯穿衣,喜好的東西可能要靠吃土才氣買得起,感覺生活充實而有趣,這就夠了。我不會看不起任何一種生活方式,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權利。你並不知道別人的過往經歷過什麼,所以,請你不要妄加謾罵。做人,能管好自己就行了。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