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樂結婚了,在他36歲的這一年。

而王珂,在他37歲的這一年,和他此生最愛的人已經走過了十年了。

她就是劉濤。

十年前,執子之手,鐵樹開花,盛放一家;

十年後,飲食男女,廳堂廚房,夫復何求。

王珂說他們結婚那天,就像《陽光燦爛的日子裡》馬小軍去找米蘭的那天一樣,本該堵著的路暢通無阻,本來喧囂的北京安靜得不真實。他覺得:“就該是那一天,早一天晚一天都不對。”

他們倆的感情,三個詞可以概括。

一個叫選擇,一個叫影響,一個叫等流心。

選擇:我特別知道自己要什麼,所以選了你就是你。

他們兩個,相識20天,就結婚了。

對王珂來說,十年前的北京,酒店的電梯,他只看了劉濤一眼,心臟就蹦了出來。他很明白,這個女人就應該是他下半生的歸屬。所以,當兩個人在一起的那天,王珂問劉濤:“咱倆啥時候結婚啊?”

而劉濤,她知道自己要選什麼樣的男人——要有真心,還要能讓她放鬆得像小孩。

所以面對求婚,她掐指一算:“就九月二十六吧,十五的月亮十六圓,就那天(農曆八月十六)去吧。”

選了他就是他,一拍即合,劉濤把自己的餘生交給王珂。

感情選擇這東西,大多源於自己的要求和對方展現出來的內容。

如果你能找到一個人,不需要硬性磨合,睡得到一塊也吃得到一塊,還能聊得到一塊,能做到在對方面前不做作不忐忑,還能在對方眼內看得見自己,那婚姻自然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劉濤就說自己不願動腦筋,所以她找一個聰明的老公,給她未來的藍圖,讓她可以放空,做個少女。

在適婚的年齡,在遇到那個對的人之前,清楚地認知到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樣的人,當那個人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牢牢把握。

影響:你什麼樣子我都愛,我可以影響你,但不想改變你。

劉濤說自己不愛動腦子,我覺得並不是。

她把畢生的精力都放在了學習和演戲上,她喜歡吃,就去學做飯;她喜歡瑜伽,天天做。

可她從來不把精力放在強迫一段感情上。

她說:“我特別不希望,我嫁給一個人是需要我去改變他的。而是我用我的一個生活習慣,慢慢影響了他,而他用他的生活習慣和思想慢慢影響了我。”

很多姑娘都很認同劉濤的觀點,卻無法真正做到。

其實這十年,在外人眼裡,劉濤過的並不幸福。

還債,陪著抑鬱的丈夫,帶孩子......

可是劉濤自己不覺得,當王珂倒下的時候她沒有放棄他,懷著孕帶著他燒香拜佛,用自己對待生活的態度影響著那個內心脆弱的大男人。

於是他放棄了人模狗樣地在各種晚宴裡奔波,每天接老婆下班,給她能給的浪漫和安全感;他也放棄了年少輕狂,成了現在這個沉穩,有智慧的中年男人。

是劉濤,影響了他對生命和生活的重新定義,是她身體力行地告訴他:“生命不是一場徒勞。”

有的情侶認為好的愛情是改變出來的。他們的感情模式,是征服。

改變他原有的脾氣,讓他百分百迎合你。但反過來想想,一個你本來哪哪都看不順眼,需要你去馴服,花大把時間精力去改變的人,他真的是你最好的選擇嗎?而你,是喜歡原來的他,還是被改變後,完全不再像他的那個影子呢?

感情,是雙方的影響,而不是一方的征服。

等流心:以前是怎樣,現在還怎樣,就像那流水,無論何種情況,它都一樣流。

無論什麼情況,今天這麼流,明天也這麼流

遇到冤枉的時候這麼流,遇到開心的時候也這麼流,

遇到傷心的時候也這麼流,遇到很得志的時候還這麼流。

換個詞解釋,“寵辱不驚”最為貼切。

兩人都經歷過最好和最壞的情況,接下去再好或再壞,生活都是一樣,該怎麼過就怎麼過。

這是十年經歷下來,他們兩個修煉成的為人或者婚姻的境界。

生活是不會變的,會變的是人心。

很多不美好的感情,可能都只是當事人少了一顆等流心。

在最好和最壞的時候,都寵辱不驚,結果可能就會不一樣。

十年前,劉濤愛上王珂,靠的是準確的選擇;十年後,劉濤依舊在王珂身邊,靠的是溫暖的影響。

這十年,生活讓他們練就一顆等流心。

選擇,決定了你未來面對的、承擔的會是什麼;

影響,是生活狀態的融合,是一個人由內而外的改變;

等流心,是被生活磨練出來,兩人一起經歷各種情況時的默契。

 

好的情人從來都不是”十年你磨一劍“,而是你決定嫁給他的那一刻,你眼裡從不閃躲,他的未來也滿是你的景象,你知道,這輩子他就該是你的丈夫。

八十歲的時候,你伸手就剛好觸碰到他的掌心,就像你們二十歲的模樣。

算愛研習社視訊免費看:

為什麼王健林財力雄厚,

卻從未傳出過緋聞,對他太太相敬如賓?

為什麼劉強東愛了那麼多女人,

最後會選擇年紀輕輕的奶茶妹妹做京東老闆娘?

因為這兩個女人對他們的事業有很大幫助。

所以,你光會在家做飯帶孩子是沒用的,

抓住你男人生命中最看重的東西,

才能把他吃得死死的。

掃碼進入網站,加入算愛研習社會員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