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成了站在他的身邊的那個女人,卻不被稱為女友,是因為他有著另一個在你之前就真實存在著的正牌女友。

你充其量只是他的“臨時女友”。

你在他的生活中,像快餐品一般,發揮著各種“臨時的”功效:

她不在的時候,你代替她陪他打發他寂寞的日子;

她不在的時候,你代替她為他洗衣做飯照顧他的起居;

她不在的時候,你代替她和他像情侶一樣地戀愛、生活。

他給你發了一大堆肉麻撩人的簡訊、說了許多的甜蜜情話、在同正牌女友留下無數甜蜜回憶的床上嘿咻……

你不禁想,日久生情,假戲也會真唱吧!

可是,在理智又務實的他看來,你行使的不過是臨時女友的職責。

假的成不了真的,愛情也不能夠在床上越做越愛。

臨時女友的命運是:她一回來,你就得灰溜溜地走人。

你之所以成為他的臨時女友,也許是你的溫馴讓他確信你不是一個壞心眼的女孩子,正牌女友一歸位,你就會乖巧地離開。也許是他從你的身上看到了她的影子,所以他選擇了你作為他的臨時女友。

他對臨時女友如對正牌女友,一樣地溫柔體貼,一樣地細心呵護,幾乎沒有差別。

他和臨時女友在“戀愛”前就約法三章。我可以假裝愛你、我們可以假裝相愛,但她一出現,你就得打回原形,從哪裡來到哪裡去。

一切都很完美,臨時女友如果要排遣寂寞的話,或者可以去充當一個帥哥的臨時女友,相守虛擬的愛情。但臨時女友不幸愛上“愛情”的話,她的情夢總有醒來的一天:狼來了——正牌女友出現時,臨時的你必須不留痕跡地消失,就像你從未出現過。

你以為你曾經得到過他,但事實上,你從來沒有得到過他。

無論你是多麼地依戀他,依戀著那張床,你無聲地抗議,你大聲地你哭嚎,都沒有用,在她回來之前,他會想方設法讓你走。

不爭氣的你再問:那麼,他會不會有一天再需要我做他的臨時女友?

他應該怎麼回答呢?

他愛的女人已經回來了,他不再需要一個“臨時女友”,更不希望有第三者擾亂他和她的二人世界。

臨時的你,永遠無法替代你想要成為的那個幸運又可惡的女人。

臨時的你,不免悽惶地想:

我還不如他居室中的那張結實的實木床,無論床上換了多少女人,床還是那張床。

臨時女友很想把他和她歡愛的內褲塞進他們的床單下面,有一天她給他清洗床上用品的時候發現,在她不在的時候,有另一個女人曾經上過他的床。

同樣是剛大學畢業的職場新人,進了同一個辦公室,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於是經常一起出入學校,一起吃飯交友。時間久了就難以分開,具體地說是我喜歡上了他,他說剛開始喜歡我現在不喜歡了,可是太依賴了,已經成為習慣,使我難以離開他,他說女友今年底就過來了,我知道那時末日就到了,他不會再天天陪著我,甚至打個電話、發個簡訊都成為不可能。明知道自己快成小三了,可卻那麼不捨。這樣相處已經一年了。其實我知道自己太自以為是,太自戀了,覺得我們之間有感情所以不願離開,一直在等待著被宣判死刑的那一天。儘管知道沒有未來,可就是拗不過來,我是怎麼了?該怎麼做?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