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選音訊,即可聆聽

本期主播 | 熙龍

日前,一條名為“顧客吃完麵留下1000元”的話題上了熱搜,具體的事情這樣的:江西新餘一位顧客在某家小吃店結賬時悄悄在桌上留了1000元錢,等店主鍾女士發現再追出去時,他已經開車離開。原來,鍾女士有個先天失明的兒子,今年十歲,不太會說話,生活也不能自理,這位素不相識的顧客看到這一幕後獻出愛心。

與之相對的,是近日被熱議的“黃淑芬事件”:唐山的黃淑芬駕駛汽車嚴重撞傷一位老人,一直到老人去世,也沒等到黃淑芬的一句道歉和法院判決的賠償費用,為此老人的兒子釋出了一段視訊,將兩年前的舊案再次呈現在眾人面前。

兩個事件呈現出兩種狀態,一個如春風佛面般溫暖,一個如嚴寒驟冷般刺骨。這兩個事件形成的張力弧,似乎也在拷問每一個站在人性十字路口的人:

老人摔倒了,我要扶嗎?

別人遇難了,我要給予幫助嗎?

善良,還是該堅持下去的品質嗎?

善良,是長在骨子裡的堅強

臺灣影星林志玲在出席某次活動時,講起自己曾經受到過很多傷害,比如曾經在拍廣告期間因為不小心,從馬匹上墜落造成七根肋骨折斷,讓她體驗了什麼叫做“連呼吸都劇痛”。

不過在林志玲看來,比起肉體上的疼痛,精神上的傷害所帶來的推力更讓人無法承受。她談及自己因為娃娃音被人嘲笑,為此她曾痛苦地想要改變;她也說到作為一個新人,被電影《赤壁》選中出演的時候,網路上鋪天蓋地的“花瓶說”席捲而來,這也讓她曾經一度懷疑自己。

這個世界上最惡毒的詛咒,莫不過於“你不行”,因為這簡單的三個字,剝奪了我們生而為人的所有價值。而林志玲遭遇的“娃娃音”和“花瓶說”,不過是“你不行”的一種變體,周遭用嘲笑的口吻和鄙夷的眼神,試圖將你打壓在自我懷疑的人生谷底。

面對這巨大的惡意,如你如我,也許都會心生恨意與不滿,然後收起自己對這個世界懷有的所有善意,像一隻刺蝟一樣,用刺痛他人的方式來保護脆弱的自己。

但是林志玲沒有做出這樣的選擇,她選擇對待所有的傷害和質疑還以笑意盈盈和溫暖的善意。

之所以做出如是選擇,林志玲說是因為後來她想明白了:“娃娃音”是自己辨識度最高的特點,它不是醜陋的存在;“花瓶與否”不是由他人的言語定義,而是由自己的行動來詮釋。她要用自己的行動來決定自己的價值。

行走世間,我們每個人都難免遭遇挫折、委屈、誤解、質疑,面對這種種的傷害,你選擇如何應對,才能決定你不同的人生。

你可以選擇認同外界的不懷好意,然後用憤怒的咆哮去迴應這些質疑,但是與此同時,你的餘生也都被這些惡意所捆綁和限制;

你也可以選擇對他人的聲音置之不理,勇敢地活在自己的相信裡和堅持裡,用溫暖的善意和這個世界保持幸福的連結。

羅曼∙羅蘭有句家喻戶曉的名言:“這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認清生活的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同理,如果你感受過這個世界的冰冷,但仍然相信善良永不過時,你就沒有被這個世界的惡意所降服,這是融進骨子裡的堅強,也是一種同樣值得歌頌的英雄主義。

善良,遠比聰明更重要

早前,參加過一個主題是“決定你人生中重要的一次經歷”的讀書交流會,會上聽到過這樣一則故事:大概是在十年前,一個很年輕的男孩在一家汽車4S店做銷售人員,男孩年輕氣盛,夢想著要賺很多錢,要擁有自己的汽車銷售公司。

有一次,一位顧客和他簽署了汽車購買合同,那款汽車在當時是有優惠的,男孩心思一動,就在各項費用計算過程中,動了一點小手腳,即汽車的購置稅還是按照原價計算,而非交易價格計算,這中間差額將近1000塊錢,在結算時,車主沒說什麼,就直接付款了。

這個男孩以為是因為各項款項眼花繚亂,讓這位車主沒注意到自己的“小動作”,便暗自慶幸。

可是不久之後,他收到了那位車主的一條簡訊,簡訊內容大概做了這樣的表達:“小夥子,我想了想還是覺得該給你發條資訊。我很明白你們年輕人想多賺點錢,所以當你把我的購置稅按照原價計算的時候,我沒有多說什麼,因為這點錢對於我來說,不算什麼。但是你要知道的是,這點錢對於你的意義卻非常重大,意義不在於你這個月的收入多了多少錢,而是在於你可能將永遠失去我這個客戶。記住,要想做大事,先要學會做人,真誠善良要比你的小聰明更有用。”

那個小男孩後來嘗試把錢還給那個車主,車主沒收,說是算作對他幫助自己選了一款好車的答謝。小男孩在那之後就不再用自己的“小聰明”了,而是非常真誠地幫助找他買車的人,因為口碑不錯,後來找他的人也越來越多,再後來他真的擁有了自己的汽車銷售公司。

當我們說起善良的時候,很多人會把這個詞和軟弱、無能等詞彙聯絡在一起,如果你也這樣想,你可能真的誤解了“善良”。

善良作為一種人格品質,也是有它的生理機制的。當我們在相信別人的時候,我們體內會分泌催產素——這是一種能夠幫助我們提升道德感、信任他人、提升自己忍耐力等心理能量的生理激素。

女性在孕期就會分泌較多的催產素,因為只有一個能夠合理管理自己情緒、擁有體恤他人能力的人,才有可能成為一個母親。

就好像那位車主,明明可以當面拆穿那個小男孩的“小把戲”,讓這個男孩無地自容,但是他沒有這樣做。他大概是想到了這種做法可能會給那個男孩造成一輩子的心理陰影,所以他選擇了善良,選擇了婉轉的方式去告誡這個男孩。而事實上,他的善良選擇確實打動了這個男孩,成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生經歷”。

所以,當我們嘲笑他人的善良是傻是蠢的時候,我們很可能才是應該被嘲笑的那個人,因為這嘲笑背後,意味著缺乏信任他人的能力,缺乏對這個世界的敬意。

就像積極心理學認為,每個人的善良行為,都會讓他人感到幸福,而這幸福感也會因為自己帶給別人幸福而反饋回自身,你從善的行為越多,你的幸福感也會越高。

善良,要以維護邊界為前提

最近發生的幾個社會事件,讓很多網友心生憤慨,開始懷疑善良的意義,有一些網友甚至直呼:“不要做什麼好人了,因為好人不一定有好報”。

擱置事件本身暫不探討,僅從關於是否該繼續行善這個話題上,也許它帶給我們更多關於善良的思考,也讓更多人明白,善良不等同於討好,行善的前提是維護自己的邊界,保護自己不受傷害。

小F是我的朋友,在大家的眼中,她總是那麼理解他人,善良可親,似乎從來不拒絕任何人提出的任何要求。有一次,另一個朋友在鄉下某個聚會中玩得太晚了以至於打不到車,她想來想去便打電話給小F,讓小F去接一下自己。

當時已經快夜間11點,而且身體有些發燒的小F,內心很是不想起身去接這位遠在一個半小時車程之外的朋友,但是不知道為何,她就是無法開口說出個“不”字,她最終還是起身去接了那位朋友,搞到凌晨快三點才回到家,以至於第二天發燒不得不請假修養。

為什麼明明自己不舒服,還是忍痛要去幫別人?僅僅是因為“TA是我朋友,所以要善待”嗎?

一個不懂得善待自己的人,所表現出來的善良,本質上是界限不清的討好。就好像小F,忍著發燒去幫朋友,不是她真的在迷糊中還掛念朋友,而是她沒有辦法面對朋友說她不好,沒有勇氣去承擔萬一朋友離開的風險。

於小F而言,善良是一種通過外界回饋的自我確認:我是好的,我是有朋友的,我是被接納的。一旦她按照自己的意願,表現出對他人的拒絕,她就有可能喪失掉這種種的自我確認,所以,她寧願忍痛掩藏掉自己的真實感受,也要維持自己是一個好人的假象。

可是,拋棄掉自己的感受,像個木偶一樣去生活,你不覺得這樣對待自己,太過於殘忍嗎?

真正的善良,應該像一片海,廣闊、靜美、深沉,能夠以最溫柔的姿態容納所有的撞擊;但它也神祕、凶險、威嚴,能夠以最鋒利的駭浪守衛自己的世界。

讓我們樸素天真,對世界盡情去愛;也讓我們無畏坦蕩,對自己恪守忠誠;讓我們用一種帶有邊界的善意,在餘生中勇敢地綻放和成長。

 ···

作者 | 楊思遠,專欄作者,心理諮詢師。追求有用的反雞湯主義者,擁有積極態度的悲觀主義者。個人微信公眾號:拉姐(ID:byjzlajie)。

主播 | 熙龍,我用聲音,擁抱你。微信公眾號:聲優工作室。

今日話題

親愛的朋友,你覺得什麼才是真正的善良?你有沒有被這個世界溫柔相待過?

歡迎在下方留言,跟我們分享你的故事。

正念教練工作坊

敞開心扉 · 深度療愈

正念教練體系由來自美國Rob Fisher教授及胡婷婷老師共同創始。是在教練技術中融入正念,運用正念的全新教練體系。

正念教練體系將正念與教練技術融合,讓你的內在與外在同步成長;讓你在自我成長的同時學會正念與教練技術。

張德芬空間將於2018年1月11 - 15日,開展正念教練工作坊之“敞開心扉”,邀請Rob Fisher和胡婷婷老師帶領,和大家共同踏上一場療愈內在、感知他人的科學又神祕的旅程。(瞭解更多詳情,請參考今日二欄文章)

1、點選下方圖片,即可報名

2、點選文末“閱讀原文”即可報名~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