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小糖人”在健心房App互助社群裡講述了自己在患抑鬱症期間不被家人理解的感受。在徵得本人同意後,我們現在釋出出來。

其實,在抗擊抑鬱症的過程中,我們不僅承受著疾病的痛苦,很多周圍環境的不理解也給我們帶來了痛苦。

“小糖人”說出了她受到的不理解,或許你也感受到了不理解。如果是,請你在留言中告訴我們。

希望更多的人看到這些不理解,開始理解抑鬱症患者。

6月4日我不知道怎麼跟別人解釋我的難過痛苦。也不知道怎麼面對來自最親近最依賴的人的不理解和諷刺。

他說,你不要太拿抑鬱症當回事,不要總說你病了就理所當然的去哭好嗎?可我是,真的控制不住啊。真的啊。

6月5日昨晚第一次吃藥,早上醒過來頭暈目眩,看不清走不穩。胃裡隱隱痙攣。

家人不理解朋友關係又變得很差,加上藥物副作用。感覺自己一個人在和全世界對抗。

服藥第二天。睡不著但在床上躺了一整天。課也沒有去上。躲在床簾圍合的小世界裡的時間越來越長了。

6月7日比鬧鐘早醒了一個小時。洗刷好了等時間到了出門。特別煩,壓不住的暴躁。

今天好像沒有情緒一樣。對任何事都毫無感覺,情緒幾乎零波動。偶爾煩躁只一瞬。

吃不下飯。一點食慾都沒有。撕了一小口麵包放在嘴裡,難以下嚥,反胃。不知道怎麼辦。兩天了。

被小哥哥拉出去打了半個小時的羽毛球。開心。不過眩暈總想嘔吐。

6月8日昨天打了羽毛球,晚上睡得特別好。以前只能睡兩三個小時,昨天從一點一直到六點才醒。起來也感覺不那麼行屍走肉了,腦袋裡開始想東西了。只是還是吃不下飯,又喝了半碗豆漿。

中午勉強吃了幾口菜,難以下嚥。回來又吐了。躺在床上特別煩。又不想出門去。

6月10日又是2:22醒的。上了個廁所。再睡不著了。再熬四個小時才能去吃早飯。很煩躁。

要回家了。恐怕又要假裝自己很開心了。反正他們不理解,我半死不活的狀態只會讓他們生氣。真的很痛苦。

很煩躁。早晚各吃一次藥。慢慢的覺得不夠了似的,每到下午就特別煩躁,很想吃藥。

和不理解我的爸媽在一起,他們只認為我鬧情緒。強行跟我聊天。好煩。我只想一個人安靜的呆著。

6月11日我的父母並沒有抑鬱症的概念。他們只認為我因為某件小事而無休止的鬧情緒。於是他強迫我去做一些事,並破口大罵。我真的,無處可逃的絕望感。

6月12日知道抽菸對身體不好。可是真的能讓我平靜下來。

哥哥真的是個很溫柔的人。沒有大驚小怪沒有苛責,只是溫柔的幫我處理手臂上一道一道的割傷。告訴我以後不要這樣了。

6月14日又割傷自己,縫了六針。那種情緒一襲來,我真的無力抵抗。感覺很對不起照顧我的人們,讓他們心疼又生氣。

運動完了感覺挺開心的。腰疼。每次開啟健心房看到大家的關心,都覺得暖暖的。自己不是被世界拋棄的一個人,真好。

6月15日都說是(為我好)而去強迫我做很多事。一有違背就各種不是好臉。生病需要照顧的是我好嗎?好像我有多大過錯誰的話都必須得聽。

6月17日回家幾天,再回來見到男朋友好開心。

又一次情緒失控大哭。最無助的時候他衝過來抱住我的時候真的暖到心裡。

6月18日又被家人罵了。總不覺得我是生病了而是故意鬧情緒。很難過。

更多抑鬱焦慮治療資訊和活動資訊,請關注健心房微信公眾號(iask365)。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