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回家,聽鄰居們說,三單元的王姐,跟她老公劉哥又提出了離婚,而且這一次她的去意已決,居然不要車子房子,只要孩子。

其實他們這場離婚拉鋸戰已經持續了五年之久,而偏偏落到了今天才真正分道揚鑣。

不是因為王姐拖不起了,而是她終於有了說走就走的脾氣和本事。

想當初,王姐跟劉哥關係非常僵硬,兩個人經常吵架,但是無論是誰的錯,每次劉哥都趾高氣昂的辯駁道,你自己不掙錢,靠我養著,還有什麼不滿意?

每當聽到這些話時,王姐的心如針扎。這些年她雖然沒上班,可是為了這個家,她做牛做馬,任勞任怨,嘔心瀝血。

但這一切都沒有太大說服力,畢竟她沒有獨立的經濟來源,所以不僅處處受老公的屈辱,甚至平日裡,也得不到一絲尊重。

其實每一次她被逼上絕路,甚至無數次摔門而出,崩潰大哭,心灰意冷,最後還是選擇了原諒,甚至用討好的方式,再次回到劉哥身邊。

她不是沒有骨氣,也不是沒有自尊,而是當一個人失去了養活自己的能力時,再多的怨念,糾結,痛苦都成了不起眼的渣渣,它們無法跟填飽的肚子,開銷的票子,不漏雨的屋子分庭抗禮。

後來王姐痛定思痛,她開始瘋狂地到外面找工作,這幾年,她賣過保險,做過銷售,洗過盆子,終於攢夠了離開的底氣。

記得在《我的前半生》裡,唐晶曾說過,當你吃的喝的用的,都是男人給的時候,就沒有了自己的話語權。

女性獨立,工作不管掙的錢多還是少,賺回來的都是一分尊嚴,至少可以挺直腰板說,離開了你,我一樣可以養活自己,過得很好。

而魯迅先生也曾說,出走並不意味著女性真的走上了解放的康莊大道,如果她們沒有經濟獨立,被奴役,被壓迫同樣存在。

一個女人最初級的安全感,首先應該是有獨立的經濟能力。

當你有了這樣的資本後,就有了抵禦風險的能力,和選擇生活的實力。

精神獨立

昨晚快睡時,我又突然接到朋友芳子的電話。她說,最近這一週都食慾不振,寢食難安,鬱鬱寡歡。

我問她,是不是遇到了什麼煩心事?

她告訴我,也沒什麼大事,就是這幾天她老公在外出差,她覺得很沒有安全感。

一來是因為沒人陪在她身邊,她覺得很孤單,彷彿失去了他,就沒有了主心骨。

二來她害怕老公會出去沾花惹草,所以整天胡思亂想,越想越慌。

我聽了以後,對她說,你一定要有自己的生活中心和圈子,不能什麼都圍繞著老公轉。

他不在的時候,你可以利用閒暇時間看看書,跑跑步,練練瑜伽,又或者一個人安靜獨處也是很好的事。

畢竟結婚是各自安好,也能抱團取暖,而不是完全將自己嫁接到他人的身上。

其次,每個人都應該珍惜感情,但卻不應該把自己的身心完全綁在愛人身上。

夫妻之間除了要相互信任以外,還應該給自己留有獨處的餘地和離開的能力。

畢竟每個人都是單獨的個體,我們不能時刻控制對方的言行舉止,可是我們可以管理好自己的心態和狀態。

女人應該有自己的朋友圈,有自己的追求愛好,更要有自己的信仰和價值觀。這樣的你,即便遭遇背叛,也無所畏懼。

我不知道這番話,芳子聽進去沒有。

可是如果她再這樣執迷不悟,將自己完全依附於老公,那麼她永遠也不會找到真正的安全感。

在感情中,女人最好不要輕易去依賴一個人,因為它會成為你的習慣,當分別來臨,你失去的不是某個人,而是你精神的支柱。

記得畢淑敏曾說,真正的安全感只可能來自於一個地方,那就是我們的內心。內心強大才有安全感,而安全感是自己給自己的,外人無法給予。

如果想要獲得安全感,女性光擁有經濟上的獨立是不夠的,還應該同時做到在思想上不依附任何人。

有這樣一個故事:

古代有個王后,她有個很奇怪的習慣。那就是每天下午四時,她都要離開一段時間,她不要人跟蹤,也不要國王質問。

她結婚十幾年了,可是無論國王是寵愛她,還是冷落她,她都活得泰然自若。

有一天下午王后又要離開的時候,國王悄悄的跟在她後面,才發現,原來王后來到了一片森林裡,她一個人盡情的在那裡非常陶醉,喜悅,自在地唱著歌跳著舞。

後來國王終於明白了,原來王后一直很快樂的奧祕,就是她擁有獨屬於自己的精神殿堂。

一個女人最深層次的安全感,就是精神上的獨立。

有他,你可以過得錦上添花,無他,你也可以活得熠熠生輝。

身體健康

我曾經有個同事張姐,她內心第一次感到極大的不安全,就是她查出乳腺癌的時候。

在她沒生病以前,她拼命地工作,長期加班熬夜不睡覺。她不辭勞累地付出,成為家裡的免費保姆,管家婆,頂樑柱。

她曾以為如此優秀的自己,一定能過得足夠幸福。

可是自從她得病以後,因為不能過度勞累,所以辭去了工作,不僅沒有了收入,還需要人照顧和服侍。

剛開始她老公對她還很關心體貼,但在一次又一次地陪她放化療,日復一日地給她排隊掛號看醫生,甚至一道又一道地替她付高額醫藥費時,她老公顯示出了明顯的暴躁,埋怨,不耐煩。

張姐曾說,我一直是個很獨立的人,可是如今,真的有一種使不上勁兒的感覺。

我多麼希望不求任何人,不看任何人的臉色,能夠自己倒水煎藥,洗衣做飯,看病就醫,可是一個人即便再強大,在病痛面前,也不得不服輸。

記得亦舒曾說,我的歸宿就是健康和才幹,一個人終究可以信賴的,不過是他自己。

無論你掙得多少錢,多麼強大獨立,擁有再愛你的人,一旦你失去了健康,就幾乎被打回了原形。

因為沒有掙錢能力的你,不能自理的你,甚至成為了嚴重拖油瓶的你,幾乎很難從自己身上找安全感。

而且也不要在天災人禍面前,去輕易考驗人性。

因為即便是你的枕邊人,也很難長期經得起因你的身體狀況,給他帶來的巨大的身體,心理,物質上的壓力。

其實一個女人最基本的安全感,就是來自於看起來微不足道但卻是無比重要的身體健康。

因為身體才是革命的本錢,沒有了它,你的安全感就失去了成長的土壤和養料。

而且女人如果沒有了健康,那麼你就近乎失去了一切,那種感覺就如住在了空中閣樓一般,你不僅要忍受病痛的折磨,還隨時都提心吊膽,害怕沒人愛,害怕被人拋棄。

如今很多女性,無論她們是單身,已婚,亦或離異,無論她們是失業,全職,還是創業,無論她們有沒有人愛,都嚴重缺乏安全感。

記得《洛麗塔》裡曾說,人有三樣東西是不該揮霍的,健康,金錢和愛,你想揮霍卻得不償失。

當一個女人,財務能自立,情感能獨立,身體很健康時,就能擁有了終極安全感。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