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歲,這個美麗的年齡似乎總與愛情有關,而我卻總與愛情無緣。我是一名武警戰士,自從入伍前在不該戀愛的年齡愛上一個女孩以後,我的生活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但是讓我苦等6年的她最終和我各奔東西。此刻,我決心寫下這段感情,當文字如擲骰子般在筆端抖落的時候,一種痛苦便像千百次以前一樣將我包圍,我以為我已經足夠堅強去忍受一切,可此時此刻我發現我的心依然痛得真切。既然無法逃避,那就乾脆疼他個痛痛快快吧!

  她接受了我的愛,卻沒把我當男朋友

  我是一個在農村長大的孩子,從小爹媽告訴我好好讀書是我唯一的出路。很早就懂事的我勤奮好學,每次成績都是第一,上初中以後考上市裡的重點高中是我奮鬥的方向。1999年夏天,中考過後我如願以償。我以超出錄取分數線50分的優勢考進了曲阜師範大學附屬高中。暑假過後,帶著自己的大學夢我走進了高中的校門。第一天報道,我和美麗的她分在了一個班級,並且是前後位。那時我只知道她叫豐濤,家住城裡,長得很漂亮很清純,情竇初開的我對她產生了莫名的好感,但是自卑的我根本就沒有勇氣向她表白,於是便把這份感情埋藏在心底。

愛情對於十八九歲的我們來說是個很好奇也很敏感的話題。晚上熄燈以後的臥談會上,宿舍裡的同學總愛談論一些諸如哪個女生漂亮的話題。每次我都想起她但從來沒敢說出來。直到有一天,我一個同學告訴我說:“我們班豐濤可能對你有意思。”我狠狠瞪了他兩眼以後,他也沒再說什麼。可是後來我發現不論我幹什麼總有一雙眼睛在默默注視著我。是她,真的是她。我喜出望外,難道她真的喜歡我。雖然那時候我為自己貧寒的出身感到自卑,可是我還是鼓起勇氣給她寫了一封只有“我喜歡你”四個字的情書,然後是漫長的等待。接下來的幾天她都不理我,我後悔莫及,罵自己“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那麼多城市裡的優秀男孩子追她都不接受,她怎麼會看上我呢。我感到無地自容。

可是幾天以後,我由於後悔自己的做法一拳把宿舍的玻璃打碎了。結果可想而知,我的手被校醫包紮的面目全非。第二天下課以後,她主動找到我,問我是怎麼回事,埋怨我不小心不知道照顧自己。那一刻我好感動,她說她知道我的心意,她很喜歡我寫的情書,她接受了我,成了我的女朋友。我從來沒那麼高興過,在我情竇初開的時候遇到了一個美麗的女孩並且她接受了我,這一度讓我興奮的睡不著覺。可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那只是我痛苦的開始。

她和我始終有一種隔閡,我想可能她怕別人說閒話吧,畢竟那個時候的愛情多以地下活動為主。她是一個開朗活潑的女孩,可是為什麼她能和別的男孩子打打鬧鬧,有說有笑,一和我在一起就沉默不語,這讓我很不解也很難過。我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也許等考上大學以後就好了,我暗暗的安慰自己。可是我的成績卻直線下降,一度到了倒數幾名的程度,可她並沒什麼反應。我和她的關係,就這樣不明不暗的維持了近兩年,這兩年我也是在痛苦與自卑中度過的。轉眼到了高考,我想起了自己辛勞的父母和貧窮的家,於是我在最後的幾個月裡拼命的學習,最後竟然奇蹟般的考上了曲阜師範大學,而她卻沒有過本科線,花錢讀了高價,被山東師範大學錄取,我不知道是痛苦還是高興。我感到我們之間就這樣結束了。

 我拉過她的碗,吃了她剩下的半碗米飯

我以為時間會沖淡一切,上大學以後遙遠的距離會讓彼此遺忘。多姿多彩的大學生活讓我變的開朗了起來,純樸善良加上一張清秀的臉龐讓我也贏得了幾位女同學的芳心,可是每當我想去面對的時候,我都感覺自己好像在做對不起豐濤的事情一樣,為什麼會這樣呢?我發現自己根本就不曾忘記那段感情只是把它埋在了心底。有人說大學校園裡永遠有最純潔的愛情,於是我開始幻想和她在一起。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了在濟南的她打來的電話。她告訴我說很想念我,問我過得好不好。高中畢業後我發誓這輩子不再想她,可在握著聽筒的那一刻我發現這個誓言是那麼蒼白無力,我的心又飛到了她的身邊。於是我們又開始了這種電話書信裡的愛情。可是她的態度始終忽明忽暗,讓我琢磨不定。

2004年6月的一天,我剋制不住自己對她的想念,於是我從遙遠的日照去了濟南。她還是那麼靚麗可人,而我也不再是那個醜小鴨。我們的交談似乎很投機,可她們宿舍的一個女孩子告訴我說她有很多追求者,她也是猶豫不定不知道選擇誰,我突然萌生了退意,因為我不是一個很自信的人,我也不敢保證我能帶給她幸福。在我離開山師那天,我把事先準備好的一封信交給了她們宿舍那個好心的女孩,讓她在我離開山師以後再交給豐濤。

在濟南的最後一個黃昏,我們在學校的餐廳吃飯。我很快吃完了自己的那份飯,而她卻剩了半碗米飯。我拉過她的飯碗吃掉了剩下的半碗米飯。當我抬頭看她的時候,我發現她的眼角有淚水滑落,在那一刻我不知所措。她遞給我一張餐巾紙和一句讓我永遠不會忘記的話:“我長這麼大還沒有人吃過我剩的飯,感覺像個家”,那時我才意識到自己也從來沒吃過別人剩的飯。我的舉動完全是無意識的,我才知道自己內心深處真的很愛她。走出餐廳,我們倆都沉默不語,最後在一條長椅上坐了下來,而橫在我和她之間的挎包讓我們始終隔著無法逾越的距離。她告訴我她不是不喜歡我,只是感到我們之間的愛情很不現實,她不想要書信和電話裡的愛情,以及一個沒有承諾的明天。在那一刻,我沉默了,我想人都免不了俗,美麗的愛情只有到童話裡去尋找。於是,我選擇了離開。

  她是我心頭永遠的痛

回到日照的我依然深陷在思念的泥沼裡不可自拔。我回想著和她在一起的點點滴滴的甜蜜,而甜蜜過後是無休止的痛苦。就像是一個吸毒者,在吸食毒品的瞬間是那麼痛快,可痛快過後是無法忍受的痛苦。我就是一箇中了愛情之毒卻又無藥可救的人。

2004年冬,部隊來我學校徵兵,痛苦中的我彷彿看到了救命的稻草。我決定換個環境生活一段時間,喜歡與眾不同的我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參軍,優秀的我很順利就被部隊選中了。在等待入伍的日子裡,我默默的處理著自己的東西,我沒告訴她我要參軍的訊息。QQ同學錄裡經常見她的留言,而我很久以前就只是一個遊客了。處理了所有的事情,我參軍了。

部隊的生活緊張有序,忙而不亂。每天的訓練執勤,使我身心疲憊,而靈魂卻無動於衷。我不給自己停下來的時間,像狗一樣的幹著各種工作,只為了使自己忘掉過去。一年多來我很少打電話也很少寫信,把自己封閉了起來。可她美麗的臉總是會在我的夢中出現,而夢醒後的那種思念像浸過毒藥的線一針一針地把我早已千瘡百孔的心縫的密密麻麻,這種感覺即使在我執行任務面對死亡的時候都不曾停止過,她是我心中永遠的痛……

通過朋友我輾轉知道她早就有了男朋友,今年還考上華東師大的研究生,而如今,我的服役期也滿了,年底就要回家,就要回到學校繼續我的大學生活,我感覺我和她在兩條不一樣的道路上越走越遠。部隊生活使我成熟了很多,我知道了我還有好多事情要做,不能永遠沉浸在這份虛無縹緲的愛情裡獨自傷悲。牽手並不一定要共度今生,而擁抱也只能代表曾經擁有。痛苦的根源是來自對幸福的把握,因為曾那麼近的接觸過幸福,所以痛苦才那麼真切!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