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7月,張靚穎決定不再念書了。自從父親去世後,家境越來越不好,張靚穎不想讓母親過度勞累,她想自己早點獨立,也好讓母親輕鬆。母親反對無效,只好依從。

當時,張靚穎選擇的路是到歌舞廳去唱歌掙錢。可去歌廳唱歌便需要有好的演出服。那天,她揣著400元錢,來到精品一條街,準備淘到便宜的時裝。

張靚穎在街上轉了好半天,走進了一家名叫“寶萊”的服裝屋。她一進屋,就覺得眼前一亮――一件裝飾著閃光小金片的服裝吸引了她,而且很適合做演出服。她把衣服拿在身上比劃了半天,越看越喜愛。可她一看價格,卻傻了――850元。這時,裡面一個老闆模樣的男人走上來說:“小妹妹,這件衣服現在很時新,你買嗎?”張靚穎無奈地搖搖頭:“買不起。”說完,把衣服放好,戀戀不捨地走了出去。

靚穎在街上又晃了好一會,還是覺得只有那件“寶萊”最合適自己。於是,她又轉了回來。那老闆正坐在椅子上看報紙,見她進來,不覺一愣,忙站了起來。靚穎走到那件衣服前,輕輕地撫摸著衣服上的金片,和老闆商量:“老闆,這衣服你能便宜點賣給我嗎?”老闆笑了:“我們是專賣店,不打折的。你要是真喜歡,那就再優惠你50元吧。”靚穎搖搖頭:“我只有400塊錢……”老闆搖了搖頭。靚穎著急地懇求道:“老闆,今天晚上我要到KTV去演唱,可我還沒有一件像樣的衣服,要不我先把400元放這裡,唱完了今天這一場,我再把剩下的錢給你送來?”

說完,還把自己的上工卡遞給他看。那老闆盯著她,沉默了一會,笑著問:“你在哪裡唱歌?”“卡夫卡。”這是蓉城比較有名的KTV。那老闆點點頭:“好吧!第一次上班,是應該穿得好一點,那這件衣服就算300元吧。”說完,招呼營業員幫靚穎打包。靚穎沒想到老闆如此爽快,不禁對他大起好感。臨出門,她看見牆上的營業執照上印著“廖海光”的名字,又回頭感激地說:“廖老闆,謝謝你了,有時間去聽我唱歌吧。”“好!我一定捧場。”晚上,張靚穎第一次在她的人生舞臺上唱了第一支英文歌。

張靚穎的嗓音純淨如天籟,一下子便征服了臺下的觀眾,掌聲如潮。KTV老闆十分滿意,不僅爽快地付了錢,還和她簽了工作合同。當靚穎欣喜地回到後臺時,驀然發現在她的工作臺上放著一捧鮮花,綬帶上醒目地寫著廖海光的名字。張靚穎心中一動:“我能成功,還多虧了他能賣給我這件衣服。”她決定第二天去謝謝這個好心的老闆。

第二天中午,張靚穎又來到“寶萊”,掏出500元錢還給廖老闆。可沒等她開口說謝謝,廖海光已伸手攔住了她:“你還真當一回事呀?你能穿我的衣服演出,那是我的榮幸。把錢收起來,拉拉扯扯的就不好看了。”看著靚穎有些不知所措,廖海光又說:“你要真想謝我,就請我吃飯吧。”

那次,廖海光只點了一碗擔擔麵。也就是從那天起,他就成了張靚穎的忠實觀眾和護花使者。每天晚上,演唱完畢的張靚穎總會收到廖海光的鮮花;等到她演出完走出KTV大門,一眼就能看到廖海光在門口等著她,然後親自送她回家。時間長了,一些同臺的好朋友問道:“靚穎,這位護花使者是誰呀?”張靚穎幸福地回答:“男朋友!”

不久後,廖海光心疼張靚影每天晚上演唱的勞累,而且他認為KTV的環境太複雜,不適合單純的張靚穎,於是要求她別唱了。在廖海光的堅持和愛情的召喚下,張靚穎不顧自己剛剛唱出點名堂,毅然辭職做了廖海光幸福的“小女人”。

離開了音樂,雖然有愛情的滋潤,但張靚穎覺得日子卻有些單調起來。廖海光是個生意人,忙著掙錢,對張靚穎的關心也不如以前了,兩人開始有些磕磕絆絆。

有一次,廖海光到德陽去催要貨款,一去就是一個多月,電話都沒有給靚穎打一個。等他忙完回家後,又帶著一幫人在家喝酒慶賀,喝到半夜還沒有散的意思。張靚穎心疼廖海光的身體,勸他少喝點。其他人趁機識趣地告辭。沒想到,廖海光認為張靚穎潑了自己的面子,他桌子一拍說:“你們都不要走,就陪我在這裡喝到天亮!”張靚穎還想勸他少喝點,不想,廖海光“啪”地一巴掌打在她的臉上。靚穎愣住了,她哭著跑進了裡屋……愛情的裂縫產生了。

第二天,人都走了,張靚穎含淚收拾著屋子,廖海光的酒也醒了,他歉意地摟住張靚穎說:“靚穎,對不起,昨天我喝多了,不該打你。”張靚穎咬著嘴脣說:“打就打了,還道什麼歉?我只希望你答應我一件事――讓我去KTV唱歌,我在家裡太悶了。”廖海光一聽,剛浮起笑意的臉又沉了下來:“不行,那裡的環境太亂。”

“亂怕什麼?你也可以去接我呀!”廖海光煩了:“你怎麼唆起來沒完?我大小還是個老闆,你去賣唱,要別人怎麼看我?去接你?我哪來那麼多時間?你要是去歌廳唱歌,就別回來!”張靚穎的倔勁也上來了,收拾東西就要走。廖海光不僅不拉她,反而指著門說:“滾吧,別再回來!”這句話徹底讓張靚穎傷了心,她流著眼淚衝出了門,從此再也沒有回來。

張靚穎把這段情看得很重,即使現在她依然還喜歡穿“寶萊”品牌的服裝,算是銘記那段刻骨銘心的初戀。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