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無關)

(本文由網友敘述,以下采用第一人稱)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可是,無數個不能入眠的深夜,我的心被一份情深深地纏繞著,受著無法言喻的煎熬。可是,縱有千千結,家庭的責任羈絆住了那匹情慾的野馬,只能黯然垂淚。

曾經,我在茫茫人海中苦苦尋覓。20多年後,終於尋覓到了她。可是,物是人非,我們的歲月已經不是青春年少,都已是人近中年了。她有家,我也有家室。但說到她的婚姻,她的眼神裡就充滿了憂鬱。

整整一個晚上,我在微信裡傾聽她悽婉地訴說精神上的失落,尤其是婚姻上的不幸時,我的心收得很緊很緊。她說,她很後悔,為什麼當初竟要失去我,而輕率地遠嫁異域他鄉不說,而且,與一個不甚瞭解的人結合了。隨著時光的流逝,他們婚姻的裂痕也越來越大。他的心理嚴重扭曲了,稍有一點風吹草地,就懷疑她,就責難她。家,已是支離破碎,形同虛設。最後,她說:“這些年,我總會不時地想你,可是後悔已莫及了。”

(圖文無關)

讀大學時的時候,我們相愛了。她有著甜美的嗓音,整個人像六月風荷一樣鮮活。可是畢業後,因為來自她家庭的因素,我們還是成了“畢分簇”。

後來,我們頻頻在微信裡訴說衷腸。她常常喟然長嘆,後悔當初的錯過。她說,本來,她早該在我的懷裡尋求一方寧靜的港灣,可是,當初,她卻跳上了一艘風雨飄搖的船。多少次聊天到深更半夜,她不止一次地問我:“我們還可以嗎?”我卻不能果斷地回答。她有尚未離異的丈夫,我有平淡本分的妻子。我清楚,我們現在的情,不僅僅是兩個人之間的衝動和激情,而會受到各各方面意想不到的制約。可是她不怕,堅決地說,如果家裡阻撓,如果他拖著不離婚,我們就學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私奔!

想起司馬相如,我心裡有些甜蜜,我想到了卓文君私奔時的率真、決絕、勇敢,二人做酒賣朝夕相處時的溫馨,但如果真的那樣,我們會那樣溫馨嗎?

(圖文無關)

坦白地講,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那場昔日的戀情怎能用一場遊戲一場夢便不了了之?但我們不是生活在神仙世界裡,有著或多或少的牽掛。有時面對妻子善良的目光,便更覺得心裡不安。多少次下決心要和她斷絕關係,面對她又割捨不下。

可是,面對這場錯失又重逢的戀情,相愛不可以,分手不容易。兩個女人之間,不管傷害到誰,對我來說都是殘忍的。和她之間,好不容易再度重逢,分手很痛,我害怕再次別離,很害怕!但是,愛一個人,就要讓她往幸福的方向飛,我怕這輩子給不起她想要的幸福。

有人說,每一份遇見,命運自有安排。我們能做的,就是好好珍惜、享受每份遇見。但我跟她錯過的果實,還會那麼堅硬飽滿嗎?有時候,我也想過,我和她的重續舊情,是不是為了紀念,為了一個陽光明媚的清晨,重新翻閱自己重新一往情深?

【原創首發,轉載需授權;嚴禁盜竊,違者必究。圖片來自網路,圖文無關。轉載請註明來源!】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