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周茹,今年也有二十九歲了,還有個小我兩歲的弟弟,可是我這弟弟啊,卻是個不成器,不著調的人。
我家裡條件不錯,我爸開了一家小公司,公司規模不大,但是營業額不錯,從小我跟我弟過得生活比班裡同學都好,我爸媽一個月給我們的生活費都是人家的幾倍。
而我二十五歲就嫁給了老公,老公家庭條件一般,他也隻是一個公司的普通員工,一個月也就六七千塊錢工資,但是他對我很好,正是因為他對我很好,我才不去計較其他的嫁給他。

婚後沒多久我就懷孕了,雖然老公工資不高,而我自己也沒有工作,但是我媽每個月都會打一筆錢給我當做生活費。
所以嫁人後我的日子也過得還是跟以前一樣。

而我弟卻沒個正行,總是跟一群狐朋狗友去胡鬧,有次馬路上飆車還被抓去派出所關了幾天,氣得我爸高血壓都犯了,也是從那次後意識到我弟被他們寵壞了,才挺了我弟的經濟來源,拉著我弟去公司上班,不然一分錢也不給他,就這樣我弟去公司上班了,但是他也不是真心想學好的,還老是在公司給我爸添亂,我爸也被氣的不行,可是沒辦法,以後公司還是要我弟接手,所以隻能現在辛苦些。

我跟老公生下了兒子,我爸媽很喜歡兒子,經常讓我帶兒子回娘家去。
就在兒子兩歲的時候老公因為工作失誤被開除了,老公沒了工作也不著急,天天在家裡打遊戲,我讓他出去找工作,他就說:“找什麼工作,不是還有你爸媽嗎,沒錢找他們要就行。”
這話我聽完能不生氣嗎。錢是我爸媽的,他們願意給那是他們的事情,我跟老公都幾十歲的人了還有臉找父母拿錢啊。

從那次後我就經常跟老公吵架了,沒想到才過了一個多月我爸因為中風而住院了。
我帶著老公跟兒子回娘家,我怕我媽一個人照顧不了,而且我弟還是個不靠譜的。
那天回到娘家,等到晚上老公非要和我弟一起睡,說他們兩個人要打遊戲打通宵,我也沒有理睬他。
可是等到半夜因為兒子醒了,鬧著要喝奶,房間裡沒有奶瓶什麼的,所以我就去廚房沖奶粉,路過我弟房間時,卻聽到他跟老公兩人還沒有睡覺,正在說話。

我站著聽了一會,越聽全身抖得更加厲害。
我聽到我弟說:“姐夫,上次都把我爸搞中風了,可是他還活著啊,公司的管理權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我怎麼弄到錢啊?”
而老公居然說:“我想想啊,要不,你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你爸送去西天,這樣一來公司不就是你的了嗎,那錢你想怎麼花就怎麼花。你說是不是?”

我弟還回答:“有道理。”
原來我爸中風是我弟搞的,就說我爸平時隻是血壓高了一些而已,怎麼突然就中風了,而我弟跟老公居然想著一起害死我爸。
不,不能讓他們繼續下去。
我連忙去我媽房間把剛才聽到的話告訴我媽,我媽氣得說不出話來,最後讓我報警。
我聽了我媽的話,還是報警將他們兩個抓起來的好,不然真怕我爸有個萬一啊。

而公婆知道是我報警抓了老公,他們一直罵我沒有良心,還將我趕出家,還說要老公跟我離婚。
這樣的老公我還真想跟他離婚了。

Reference:COCO01